• 2009-09-18

    似乎我觉得

    除了博,我还需要一个薄

    有些突然想到的小段落,不成长文的,便可以放上去,以免忘记,回想不起来觉得可惜

    大典赶紧过去吧

    听说那之后有些东西会恢复过来,可以去尝试一下

  • 我从不愿意最恶毒的眼光来审视我身边的这个世界,然而它却迫得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去刷新我那看法的下界。

    原来这世上真有那样的人。努力去收集各种奇怪消息,并且甚至在信息极度不完整的情况下。去当作谈资,当作取悦尤其是女性聊伴的手段。

    倘若这只是无心,无聊,幼稚;否则这人的思维该是多么的深邃和缜密,笑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啊,这文字真混乱,lol,控制情绪是一种美德,我还...
  • 我家娘亲经常抱怨帝都的蚊子凶狠,每次一口咬下去大大的一片,要很久才能消得去肿,然后定要夸一番家乡的蚊子,只有小小一个疙瘩,并且很快就会消下去

    修士三年,两个暑假都没有返乡,早就没了印象,这次毕业返乡,倒真是扎实体会了一番

    印记确是小小的一个,与帝都蚊留下的大不相同,然则不同之处却不仅仅在此一点

    先说那帝都确是个忙碌的城市,凡事都尽求个效率,相比家乡,虽不如成都天府那般悠闲,但也比帝都好了许多,莫非这习性也被蚊子学了去?...
  • 赤壁这片子烂,所以看片远不如听周围观众的评论有趣

    有个小伙子跟女友说“看,是赵云,这家伙可厉害了,战斗力高达98”

     

    坐在观众席里,看着台上的乐队,等待演出开始

    “当当当”钟声响起,后面的小伙子跟女友说“听,乐队对音了,对的是‘do’”

     
    ...
  • 用这个标题补一篇迟来的文字罢

     

    很唐突的一登台就为大家演奏了这样一首曲目。

    刚才为大家带来的曲目是莫扎特于1778年应邀写给一对演奏家,济尼公爵父女的《C大调长笛与竖琴协奏曲》。最早是一首祝贺用曲,让公爵父女在公爵女儿的结婚庆典上共同演奏,既典雅又具有生动的表情。

    今天,由于配置的问题,我们用长笛与双钢琴的方式将这首乐曲展示给大家。

    介绍完乐曲,再向大家介绍一...